你是畜生吗被踩着还发情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-----

在一起的第二天明颗就搬到魏炀家里了。

明颗不喜欢别人进他的房子,所以每次都是搬到男朋友家里住。这样在分手的时候行李一提就能撇清关系,而且还不会暴露自己的住址,以免分手后对方死缠烂。

本来是想立刻就享受魏炀的,但明颗发现了更好玩的事情——这个男人比他想象中的更纯情?!

虽然觉得太快对明颗显示出欲望是一件不太好的事情,奈何魏炀活了25年第一次遇到喜欢的人。

晚上在床上,魏炀的睡袍早就被扯散了,明颗老是对他动手动脚,一会儿摸摸腹肌,一会捏一下胸,魏炀一边觉得很是羞耻,一边又觉得心潮澎湃甚至想以后每天多加一些卧推什么的,主动把睡袍的带子解开方便他摸。

男人下半身的立正敬礼遮也遮不住,明颗一边感叹自己眼光好,一边用着饱含深意的眼神瞥了一眼男人立起来的那东西,随即收回目光把被子拉好说自己要睡觉。

魏炀被弄得浑身发烫,但又纯情地不敢说什么,听话地关灯哄着明颗睡觉。

明颗天生体寒不知不觉就抱了上去,睡觉的时候把腿压到男人的身上,细白的小腿搭在魏炀的大腿上,软绵的大腿碰着他的小腹,中间只隔了一件内裤,不时地还不老实地蹭两下。

魏炀想自己去卫生间里弄一下,又怕影响了明颗睡觉,只能喘着粗气小心翼翼地把手往下伸。

中间摸到了明颗的大腿,好软好滑,魏炀忍不住地顺着往上摸。

明颗其实没睡着,那东西又烫又硬的硌人,但还是闭着眼想看看男人到底能做出什么事来。

见明颗没有反应,魏炀的胆子也大了,他已经不满足于摸了,到后面甚至拿着自己的东西往明颗的大腿上戳,喘着粗气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力气亲舔着他的嘴唇和脖颈,黏黏的腺液蹭到了明颗的身上。

明颗被弄得心里燥,索性也不装了,曲着腿往下轻踹骂道:“脏东西。”

魏炀被他踹得又疼又爽,起身跪在明颗的脚边嘴里哄着:“不是脏东西,宝宝疼疼它”、“宝宝再踩踩,它喜欢宝宝……”

一边哄一边攥着明颗的脚往自己胸上、腰腹上、阴茎上踩,最后还低头往美人的脚上亲。

明颗一脸勉强地往上踩,拿过手机想把这场景拍下来,他是很喜欢看男朋友跪着的,沉浸在欲望中的男人像极了需要主人抚爱的狗。

但拍到一半明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强制爱了自己的死对头(1v1) 死去的xp不断复活 美人影帝和他的大屌助理 常家三兄弟的小娇妻 软和娘子(古言,高H) 重来又如何 (1V2 高H) 姚姐的狗(年下 高H) 壁上书【古言 h】 仙娥丹(h) 有瑕(父女,高H) 晨昏不寐(古言骨科1v2) 电风扇与西瓜汁(青梅竹马h) 调教西门庆 咫尺(纯百H) 直男,你的oo为什么吃我的xx(np) 瓜皮表弟 白厌夜喜【年代童养媳】 捡到一只猫 武女皇淫记 宫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