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逢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风极大,残阳如血,满目的草在风中摇摆不定,原上远远出现一骑。

荒凉的边境少有人迹兽踪,但他所要去的村落已然在望,柳停云扫视着四周,下意识思索着在此处埋伏人马偷袭商队的可能性。

也是他眼尖,果然在地上看见了被压死的枯草,凭借经验看出不似牛羊群经过留下的痕迹,柳停云纵身下马,不过几步路,果然看见了凝固多时的血迹。他追着这血迹和压倒的草,飞马而去。

大车的辕已经歪了,一个轮子被一箭射断,落在边上,车边散落着数具老少的尸体。柳停云用长刀剥落死人身上的箭枝,翻了个面,依次确认着这些人的身份。不幸中的万幸,没有柳家的人,但此趟锻铁的材料事重,家中为何竟然没有派人护镖,而是尽数选了外人来护送。他正在发怔之际,忽然看见那死尸中有还睁着眼的,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态,他叹了口气,伸手为那少年合上双目,为他擦去脸上的血迹。他们死去不过两三天,又是谁为他们的死讯报信的,从塞北到山庄少说要三天时间,消息能如此及时,必定是早有预知。若是普通的马贼,应该很难有此等的武力能将镖局的人马一网打尽,这样的情景,是要公开与霸刀山庄叫板了。念及此,他手中的刀不由得紧了紧,近年来霸刀虽然在中原沉寂,但在北地武林间声望不减,各大高手无不以河朔柳家为尊。

暮色已尽,冷冷的月光照在他脸上,折出青年人轮廓鲜明的脸上一股叫人不敢靠近的英煞之气。

他慢慢地收刀入鞘,月斜不知几时,他已葬了这些人的尸身,在暗夜中就着远处的风声扬鞭催马准备去向村落人家。在风中,他听见了一缕笛声,朦胧不清的羌笛声使他踟躇了片刻,横笛呜呜怨诉,幽幽悱恻,道不尽圆缺阴晴几悲。柳停云静静地听着,这笛声漾动了思绪,终于一奔过去,折折迭迭的笛音伴着他走到了那个简陋至极的小屋门口,他从佩囊中取出一小张薄薄的金叶子,准备向这吹笛人借住一夜,喝上一壶清水。他轻轻地敲开了门,开门的是个不过十岁出头的少年,清秀的少年发着困揉着眼睛将门大开,嘴里嘟囔着:“都怪你大晚上吹笛子,把人引来了吧。”

而当柳停云看见立身室中的人时,半晌无言。

吹笛的人半靠在炕上的桌子上,披着宽松的袍子,内里的胡服腰身束细,他的眼睛就像冬夜里的寒星,定定地看着他。屋内只点了一盏油灯,一灯如豆,烛影映出他那双握着笛子的手,素白的手上有一道长长的痂痕,那曾经是一双沥血的握着刀的手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首页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强制爱了自己的死对头(1v1) 死去的xp不断复活 美人影帝和他的大屌助理 常家三兄弟的小娇妻 软和娘子(古言,高H) 重来又如何 (1V2 高H) 姚姐的狗(年下 高H) 壁上书【古言 h】 仙娥丹(h) 有瑕(父女,高H) 晨昏不寐(古言骨科1v2) 电风扇与西瓜汁(青梅竹马h) 调教西门庆 咫尺(纯百H) 直男,你的oo为什么吃我的xx(np) 瓜皮表弟 白厌夜喜【年代童养媳】 捡到一只猫 武女皇淫记 宫妃